<nav id="bdyj2"></nav>
<th id="bdyj2"></th>
    <th id="bdyj2"></th>
    1. <button id="bdyj2"><acronym id="bdyj2"><u id="bdyj2"></u></acronym></button>
      <li id="bdyj2"><tr id="bdyj2"><u id="bdyj2"></u></tr></li>

    2. 當前位置:首頁 > 撰寫與保護
      終盤逆轉—鄭州睿信代理H公司在專利侵權糾紛二審中勝訴
      2018-04-02

      給力.jpg


      從“H公司構成侵權,判賠40萬”到“撤銷原審判決,H公司不侵權”,鄭州睿信這次又為委托人打了場漂亮的翻身仗!


      前情回顧


      2015年,內蒙古包頭S公司對其待建的鋁廠廢棄物處理項目向社會公開招標,最終,鄭州H公司中標。但是在該項目工程尚未竣工時,原先與H公司同為該項目競標者的吳某,卻在2015年底將H公司連帶S公司訴至鄭州中院,吳某認為H公司向S公司提供的項目侵犯其擁有的一項發明專利權,要求法院判令兩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200萬元。2016年5月,一審判決認定侵權行為成立,H公司需停止侵權并支付40萬的賠償金。


      作為H公司的訴訟代理人,鄭州睿信認為一審判決中存在諸多事實認定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的情形,于是接受H公司委托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訴。


      鄭州睿信在上訴狀中明確指出:

      1)吳某在一審起訴中涉及的被訴侵權技術方案雖然在H公司網站、S公司網站、環評報告中多次出現,但一審判決在并未明確被訴侵權技術方案到底是其中的哪一個的情況下,就籠統地進行了侵權比對分析,屬于事實認定不清;


      2)H公司的生產工藝缺少涉案專利的數個涉及工藝實施所用設備的技術特征,但一審判決不依照專利侵權判定的全面覆蓋原則和等同原則進行技術特征比對,卻將化學反應原理混淆為專利的保護范圍,存在法律適用錯誤。


      峰回路轉


      鄭州睿信代理人員通過對一審判決的仔細分析,從侵權事實的認定以及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入手進行二審上訴的準備。2018年3月,二審法院作出判決,認定H公司不侵犯吳某專利權,對一審判決予以撤銷并由吳某承擔一、二審的所有訴訟費,使得H公司的合法權益最終得到了保障。


      在本案水落石出之際,回顧其審理過程,焦點正是鄭州睿信在上訴狀中指出的以上兩點問題。首先關于案件事實的認定,二審法院組織各方當事人于2017年9月北上包頭S公司,對H公司承建的項目工程進行了現場勘驗,確認了該項目工程生產時的實際工藝流程,于是本案的被訴侵權技術方案終于浮出了水面。


      而關于技術特征的比對。二審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在判定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時,應審查被訴技術方案是否覆蓋了涉案專利的全部技術特征。凡是專利權人寫入獨立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均應進行技術特征的比對。涉案專利涉及的化學反應原理系公知技術,一審判決將化學反應原理作為技術特征比對屬對象錯誤,忽視各步驟實施所使用的相關設備、產品的技術特征,僅對涉案專利和被控侵權技術方案的工藝流程進行比對,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專利侵權判定方法。


      以案為鑒


      本文中的專利侵權案件歷時兩年有余,除了對該案專利侵權審理過程的回顧和梳理,我們不妨還可以回溯更遠。實際上,很多專利侵權糾紛成敗的結果往往是有跡可循甚至是命中注定的,因為指控他人侵權的決勝武器——“專利文件”是早就木已成舟的,因此想要在侵權指控中取勝的根本還是高質量專利文件的撰寫。但是,專利被授權并不意味它就是一篇高質量的專利,比如本案中的涉案專利雖然是發明專利,但是其要求保護方法的權利要求卻包含了各步驟實施所使用設備的技術特征,這些特征在侵權判定時都可能成為其“阿喀琉斯之踵”。而大多數申請人在申請專利時,恐怕沒有料想到自己的專利日后會拿來在專利糾紛中“歷練”。因此,他們可能并不在乎或者難以分辨專利撰寫質量的高低。


      而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作為專業的專利代理機構,要未雨綢繆地為委托人謀劃專利保護范圍。不能只圖“授權”——技術特征詳而多,權利要求冗長沒有層次性。這樣的專利保護范圍非常狹窄,在侵權指控中根本站不住腳。授權容易了,可是想要維權時卻是亡羊補牢,為時晚矣。


      鄭州睿信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原創,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