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bdyj2"></nav>
<th id="bdyj2"></th>
    <th id="bdyj2"></th>
    1. <button id="bdyj2"><acronym id="bdyj2"><u id="bdyj2"></u></acronym></button>
      <li id="bdyj2"><tr id="bdyj2"><u id="bdyj2"></u></tr></li>

    2.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利用“飛躍上訴”制度 連獲最高法院勝訴
      2021-04-27

       近年來,國家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實施了一系列舉措,其中將涉及專利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知識產權的上訴案件的審理權集中至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國家層面的知識產權上訴審理機制,這是司法領域在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方面的一項重大措施。該措施在業內被形象的稱為“飛躍上訴”制度(即地方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后,當事人如對一審判決不服,可跳過中間層級而直接上訴至最高院),該措施自2019年1月1日起實施到現在已經兩年有余,鄭州睿信的訴訟團隊也在兩年間赴最高院代理了多場“飛躍上訴”案件并收獲頗豐,鄭州睿信在近日收到的最高人民法院發來的兩份二審判決書,與朋友們分享其中的維權故事。

      案情簡介

       首個案件是一起專利侵權糾紛上訴案件。此前地方法院的一審判決認定A公司侵權并需支付巨額賠償。在最高院的二審上訴審理過程中,鄭州睿信受托于二審上訴人A公司,即被控侵權方,鄭州睿信訴訟團隊沉著應對專利權人B公司的侵權指控,為維護委托人的權益不遺余力,終于通過主張涉案專利在最高院審理的另一上訴案件中被認定為不具有專利效力,使案情柳暗花明,最高院在該侵權案件的二審判決中認定涉案專利系爭權利要求的法律狀態“實質上已經等同于被‘被宣告無效’”,判決撤銷一審判決,使得A公司扭轉敗局。

       案件二則屬于針對專利權無效宣告的行政訴訟案件。其起因還是源于專利權人C公司與被控侵權方D公司之間的專利侵權官司,專利侵權訴訟中的被控侵權方對涉案專利提出無效宣告請求是一種常見的訴訟策略,而此次鄭州睿信接受的委托任務則是要助C公司“守住”專利權。這個案子從國知局-北知院-最高院所構建的“專利確權通道”一路打來,過程頗有波折,“第一站”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現更名為復審與無效審理部)作出的是宣告專利權全部無效的無效宣告決定,而鄭州睿信訴訟團隊毫不氣餒,在“第二站”北知院,與國知局及無效宣告請求人(即D公司)的交鋒中為權利人據理力爭,終于北知院一審判決撤銷了前述專利無效宣告決定,使涉案專利得以“起死回生”。而國知局不服一審判決,D公司也不肯善罷甘休,兩者都向“終點站”最高人民法院遞交了上訴狀。最高院2020年5月立案后,三方在開庭審理中當然又免不了一番唇槍舌劍,最終在二審判決中,最高院維持了一審判決,鄭州睿信不辱使命為C公司守住了陣腳。

      評析與總結

       首先,本文開篇講述的“飛躍上訴”制度,其主要初衷之一是知識產權效力裁判(比如涉及專利權有效性的專利無效宣告行政訴訟)與知識產權侵權裁判兩大程序在裁判尺度的統一和在程序上的高效對接,解決地方法院裁判尺度不統一、程序繁瑣的問題;二是能夠排除地方保護主義對專利訴訟程序的干擾。對于最高院“飛躍上訴”制度的價值和意義,鄭州睿信訴訟團隊通過親歷庭審已多有體會,該制度向上集中審判權,案件審理隊伍更加專業,還可以將行政確權案件的審判結果直接對接到民事侵權案件的審判中,確實在統一裁判標準和提高審判質量、效率方面頗有成效,這也為日后建立國家層面的審理此類案件的專門法院摸索了經驗、打下了基礎,可以拭目以待。

       同時,知識產權只有經受如在上述案件中的反復“折騰”,才能夠“百煉成鋼”,反之則可能是“脆而不堅”,而未經使用的知識產權則較難評價其質量和價值。所以從企業維權角度來看,還是需要與專業團隊緊密結合才能在知識產權維權方面有所建樹,只有前期培育出一批“敢用又好用”的權利, 才能在后來的知識產權運用保護環節中無往不利,否則在維權時就可能進退失當,難以維護自身權益。對于鄭州睿信而言,“做能保護的專利”是在成立伊始就已經確立的信條,深耕細作十余年以來,助力合作伙伴在維權事務上收獲頗豐,而現今 “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 的國策出臺之際,鄭州睿信將適逢其時,迎來“以高質量知識產權應用保護,促創新發展”的新階段!